被指#誘姦未成年 😵「#選妃 💃」#吳亦凡 #性醜聞 引發公憤🤬

#吳亦凡 #吳亦凡強姦 #吳亦凡誘姦 #吳亦凡國籍 #吳亦凡醜聞 #吳亦凡性醜聞 

被指誘姦未成年、「選妃」:吳亦凡性醜聞引發公憤

一名18歲的女性指責加拿大籍華人歌手吳亦凡以她和其他年輕女性為目標,向她們施壓以發生性關係。隨後,幾家主要奢侈品牌與這名頂流明星斷絕了關係。
吳亦凡多次發表聲明對指控予以否認,但這些指控引發了廣泛公憤,並使他的職業生涯陷入動盪。本週,包括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寶格麗(Bulgari)、保時捷(Porsche)和歐萊雅(L’Oréal)在內的至少11家公司暫停或終止了與吳亦凡的合同。此前,他的指控者在週日接受一家中國網路新聞媒體的採訪時站出來講出此事。
現年30歲的吳亦凡最初作為K-pop樂隊EXO的成員而聲名鵲起,之後開始了模特、演員和歌手的個人職業生涯,在網上吸引了超過5000萬粉絲,並獲得了豐厚的代言合同。在中國,吳亦凡是面臨「#我也是」(#MeToo)指控的人氣最高的名人之一。
吳亦凡的控訴者是北京的大學生都美竹,她說她在17歲時第一次見到吳亦凡。根據她的社群媒體帖子和門戶網站網易的採訪,她說吳亦凡的經紀人邀請她到吳亦凡家中,暗示他可以幫助她的演藝事業。她說,一到那裡,她就被逼著喝雞尾酒,直到失去知覺,後來發現自己躺在他的床上。
都美竹說,她認為這是他用來吸引其他年輕女性的一種策略。她指責吳亦凡把女人當成後宮的妃嬪。她在一篇社群媒體帖子中直接對他寫道:「你們把很多女孩的照片放到酒局上,像商品一樣被挑選。」
吳亦凡通過其律師翟嘉煜及公開聲明否認了這些指控。週一,吳亦凡說他只在去年12月見過都美竹一次。
他在社群媒體平台微博上寫道:「我申明,從來沒有過什麼『選妃’!」他指的是都美竹所說的「後宮」。他否認曾誘姦、迷奸或強姦任何人。「如果有這類行為,請大家放心,我會自己進監獄!」
他的律師誓要對都美竹提起訴訟,並以誹謗罪向警方報案。都美竹也表示已向警方報案。
都美竹和吳亦凡沒有回覆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的置評請求。
都美竹的說法得到了如潮的支持,這表明中國小眾的「#我也是」運動的力量在不斷增強。她在微博上的一篇帖子獲得了超過1000萬用戶的點讚。「#girlshelpgirls (#女孩幫助女孩)」和其他呼籲吳亦凡退出演藝圈的話題標籤已獲得數以百萬計的瀏覽。
都美竹的支持者湧入幾個品牌的社群媒體頁面,威脅如果它們不終止與吳亦凡的代言協議,就會進行抵制。品牌一個接一個地開始與他保持距離。
「這次事件我們看到人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默默地忍氣吞聲,害怕蕩婦羞辱了,人們越來越要說出來,發出自己的聲音,」女權主義學者、活動家馮媛說。
「#我也是」運動在中國可能會遇到挑戰,因為執政的共產黨嚴格限制異議和公開辯論。一些主動站出來曝光侵害的女性面臨公眾和法律的強烈反擊。當局往往不鼓勵女性舉報強姦和其他性犯罪。
去年,吳亦凡在上海路易·威登的走秀台上。本週,多個著名奢侈品牌已經暫停或終止了與他的合作。
去年,吳亦凡在上海路易·威登的走秀台上。本週,多個著名奢侈品牌已經暫停或終止了與他的合作。 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目前尚不清楚當局計劃如何回應針對吳亦凡的指控,但至少有三個隸屬於政府的團體發表聲明呼籲調查。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流量明星也不例外,」中國婦聯機關報《中國婦女報》在其社交頁面上寫道。「相信法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漏掉一個惡人。」
都美竹首次發聲是在7月8日,當時她公布了自己與吳亦凡以及她所說的為吳亦凡工作的人的聊天截圖。她指控他們利用演藝圈的機會引誘年輕女性。
在日期為去年7月的一張截圖中,有人在微博上聯繫都美竹,問她是否考慮接觸影視行業。此人隨後在聊天應用程序微信上添加她為好友,並問她是否剛剛完成高考,說他是吳亦凡工作室的經紀人,正在尋找新人。
都美竹說,得知吳亦凡專門對像她這樣的年輕女孩下手後,她感覺很無助。「的確,見到你在我們面前無辜的眼神,我們都心軟了,但是這不代表我們要做被人玩弄欺騙的玩具!」她在微博上寫道。
她說在那之後不久,吳亦凡的另一位助手在微信上聯繫了她,提供她認為是封口費的東西,讓她刪帖。根據她在網上發布的聊天截圖,當她要求吳亦凡進行公開道歉,那位助手說他們正在考慮對她採取法律行動。她說,儘管沒有同意接收,她的銀行帳戶還是收到了50萬元的轉賬。
展示吳亦凡廣告的一家商店。控訴他的都美竹自從曝光他後,就成了網路暴力的目標。
展示吳亦凡廣告的一家商店。控訴他的都美竹自從曝光他後,就成了網路暴力的目標。 TINGSHU WANG/REUTERS
在週日接受網易的採訪時,都美竹說她正在分批退回這筆錢,並做好了走法律程序的準備。
在講述她第一次與吳亦凡的接觸時,都美竹說,她被告知自己是要去談工作。她說她試圖離開,但他的人收走了她的手機,並警告她說,如果吳亦凡玩得不盡興,對她以後做演員的事沒好處。
她說自己被灌醉,最終睡在了吳亦凡的床上。據她對事件的描述,他們一直約會到3月,那時他不再回覆她的電話和信息。
她說自那以後,她了解到另外七名女性相似的遭遇。她說她也想為她們爭取利益。她沒有透露其他人的身份,這些指控也無法立即得到證實。
自曝光事件以來,都美竹說她一直都是網路暴力和死亡威脅的目標,她也被診斷出憂鬱症。吳亦凡全球粉絲後援會在微博上表示:「很遺憾看到這場無中生有的網路鬧劇演變為不顧事實真相、有違法律公理的邪惡狂歡。」
但另有多人本週在社群媒體上發布了支持信息,包括聊天截圖,她們稱這些截圖表明了吳亦凡或他的員工不正當地將年輕女性當做目標。
「女孩子保護好自己,」週一,前女團成員張丹三在微博上寫道,她分享了一些聊天截圖,她說這些聊天顯示了吳亦凡在問她是不是處女。「雖然我也很嚮往戀愛,但是不要被玩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